> 田野春色_心情散文_和记娱乐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田野春色

时间:2019-02-13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 - 小 + 大


细雨像带着七彩颜料,一连几天淅淅沥沥,把黄褐色的大地洒落成了一幅秀丽的水彩画。

曾经在眼帘里滚动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场景,在耳膜间震颤的“百泉冻皆咽,我吟寒更切”的悲叹,被留在了记忆的门槛里。

流行了整整一个季节的苍白和肃杀,无奈地悄然消融。太阳悬挂在蔚蓝的天空上,像一张微醉中少女的脸,带着几分妩媚,几分温情。

几片淡淡的云,悠然地飘来荡去,似乎在故意显摆那份闲适和怡悦的情态,让人羡慕不已。几只燕子来了。也许它们在穿越千山万水后,刚在哪家寻常百姓家屋檐下的旧居里稍作停留,便迫不及待地巡视起属于自己的领地来了。此刻它们正在空中飞翔,一个个黑色的身影时而盘旋、直行,时而向上、俯冲,像是在尽情享受故地重游的喜悦。不一会,它们又齐刷刷地落在架空电线上,在昵呢喃喃私语的瞬间,悄然定格成了一组灵动美妙的五线谱。不知道是谁给了它们一生伴春飞的执著,更不知道是谁给了它们讴歌春天的灵感?水在河里静静流淌。如明镜似的水面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一个个持续闪烁的光点,使人目不暇接而眼花缭乱。一些墨绿色的水草散乱地分布在水下,随着水流缓缓蠕动,舒展。几根不甘寂寞的,还不时伸出点小尾巴,以显露自己不俗的形象。几条小鱼躲在水草间,时而贴在哪儿,轻轻地摆动着尾鳍,时而倏地窜出几丈远,一下子没了踪影,时而又钻出水面,弄几个小小的涟漪。猜不透,它们究竟进行着什么游戏。几只白色的鸭子正在游来,它们悠然地划动着脚蹼,慢慢地漂移着,还不时发出几声喊叫,仿佛在显示“春江水暖鸭先知”自豪和荣耀。岸边的斜坡则成了小草的家园。那些不起眼,又无显赫名声的小家伙们,都披着鲜嫩的绿色,一个个精神抖擞,充满活力。

一株株团团簇簇紧挨在一起的狗尾巴草,叶鞘里已抽出了一些细长的叶条,而具有标志性的“尾巴”,刚从细枝上露芽,还带着几分“说不出的爱”似的腼腆和羞涩。零星散落着的蒲公英,静静地卧着。它那带着小锯齿的叶片,却在一刻不停地颤动着,似乎在暗暗磨砺漫游天涯海角的意志,等待着飘飞的日子。

岸柳也已摆脱了被寒风扒光衣服的窘境。二月春风的剪刀,裁剪出了它的柔曼身姿,亭亭玉立,而又不乏飘逸洒脱。两只小黄鹂窜在枝丫间,扑腾着,嬉闹着,不时发出一阵阵嘎嘎嘎、啾啾啾的清脆鸣叫声,像是在悄悄对话,又像是在纵情歌唱,乐得那些柳树情不自禁地甩动起无数像小辫似的缀满嫩叶的枝条,翩翩起舞。

不知从何时起,几只小羊羔溜了过来蹦蹦跳跳,横冲直撞。    时而停顿下来,随意啃几口草,便抬起头“咩咩咩”地叫唤几声,转而撒开腿脚漫无目标地奔跑起来。日历在晴雨相间中翻动。曾被冰雪压得喘不过气来的麦苗,转眼间长高了一大截。挺直的茎秆,绿油油的叶片,完全成了一副葱茏的模样。走近田边,在四周寂静的时刻,仔细倾听,准能隐隐约约听见它们拔节的声音,喝水的声音,甚至微微的呼吸声。它们用身躯密密匝匝地排列出一个个绿色的方阵,彼此默默地攀比着高度。当微风轻轻掠过的时候,便一齐有序地欢呼雀跃起来,用一道道此起彼伏的波纹,传递茁壮成长的快乐。油菜花开了。齐人高箭杆上的花蕾渐渐绽开,星星点点地蔓延开来,行云流水似地动起来。

放眼望去,像是平铺着一块灿黄的织锦绸缎,荧光闪闪,娇艳秀丽。蜜蜂来了,它们唱着谁也无法解密的歌,时而在绿叶间穿梭,时而静静地蛰伏在花蕊上,沉浸在采撷的甜蜜里。喜欢拂红穿绿的蝴蝶来了,它们摇摆着一对对粉翅,抖动着银须,在花丛上跳起舞来,忽而如回风轻盈旋转,忽而又似飞雪飘飘荡荡,一会儿又落在薄绢似的花瓣上,而那些小脚还在不停地抖颤,翅膀还在一扇一扇。灿黄掩映下的田埂,野草绿绿成茵。一根根如箭矢似的茅针,在杂草间直挺挺地竖立着,随手拔一根,剥去薄如蝉翼似的衣皮,露出白白嫩嫩的包花,放进嘴里咀嚼,感觉酥软清香,似一股和煦的春风渗入牙缝,蠕动在肠胃间。被苏轼誉为“天然之珍”,被辛弃疾赋词赞美的荠菜,却平静地趴着。灰绿色的身姿,带浅齿的叶片,与杂草相挤在一起。

如果你有兴趣,只要弯下身来,用不了多大工夫,准能挑起一大把。带回家洗净,或凉拌,或做馅包饺子,或剁碎与豆腐煮羹,其味鲜美,足以使人口舌生津。灯影摇曳之时,端上荠菜制成的菜肴面点,再加一盆鸡蛋竹笋,斟上一杯米酒,慢慢酌饮,细细品尝,间或倾听东风沙沙,蛙鸣呱呱。其情趣,恐会使那些诗句黯然失色。风已自觉收起了那些啮人肌肤的利齿,不再凛冽呼嚎,狂妄粗野,变得温文尔雅起来。它从河边走过,脚步如碧波漾动,轻缓而有节奏。它从树阴下穿过,身影似绿枝摆动,婀娜多姿,仪态非凡。

徐风吹来,宛若丝绒抚面,柔柔的,柔进皮层、血液,直到心窝间。香气悄悄袭来,在鼻腔间驻足流连。偌大的空间,像是被香水喷洒了一番,都成了香气弥漫的领地。香气也在暗潜中浮动,在平和中浓密扩散,以至有时仿佛绊倒了在大地上行走的阳光,使之黯然失色而阴沉,也常使那些刚刚从蛹壳爬出的小苍蝇迷失方向,嗡嗡乱作一团。而春天正是以这种特有的体味,彰显着内在的勃勃生机。

几间粉墙黛瓦的农舍随意排列在田边。屋脊上的布谷鸟依然在唱着那首千年不变的歌,算是在履行天生的义务。而爬在篱笆上的喇叭花,正露着鲜艳的笑容,恬静地构思着关于春天的朗诵词。“咯吱”一声,篱门开启,肩上还扛着锄把……

       也许,这情景正好构成了春天田野水彩画的最自然、最美妙的一串落款。

上一篇:胜利总是属于敢拼搏的勇士

下一篇:母亲给我发红包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wick-am.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