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爱老爸的笨拙》高洪义_心情散文_和记娱乐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可爱老爸的笨拙》高洪义

时间:2019-02-19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 - 小 + 大

?  老爸虽可爱,不过,在老长一段时间里,不少人都觉得老爸很笨拙,当然,其中也包括我。

  我说老爸笨拙,应是源于他骑车不怎么会带人。有一次我和妹妹去当时他所在的单位,离家不到三十华里远,他骑自行车载着我们竟然花费了三个半小时。

  走得那么慢,不只因他的身子太肥硕,一米六四的个头,体重却有一百七八十斤,行动很不便,同时,他的车技也太差。他只会跷着腿从后面悠着上车,不会掏着腿从车梁那边上,为此,每次他只能在大梁上载我或妹妹中的一个。那时,我才上小学,妹妹比我小三岁,还都不会自己从后面坐车。其实,他也不敢让我们自己上车,不只怕我们不小心将脚趾头插进了车条,给挤伤了;同时也更怕我们猛地一 下蹿到后座上,会把车子给他拱歪的。

  一路上,每走上不长一段,我和妹妹不断地换着坐车,也在后面跟着走或是小跑。他不停地来回接。人家脚下近三十华里的路,到了他的脚下就变成了八十多华里的来回。从家到单位,花他那么长的时间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这其中也有路况不好的因素。那时,从家到他所在单位仅有少部分是坑洼时常可见的砖渣路,大部分是一下雨就满路泥、一晴天就尘土飞扬,而且中间低洼得很难找到百几十米坦途的农业生产路。

  此后,我和妹妹就没再同时去过他原来的单位。他原来在聂堆乡卫生院。在我去聂堆上高中的两年前,他调回了我家所在的西华营乡卫生院。

  离家虽近了,可说他笨拙的人也多了,原本只有我妈及我们姊妹几个说。此时,说他笨拙的原因也更加丰富。

  老爸是卫生院的会计。有一次,院里委托一家印刷厂印制处方,事后印刷厂的负责人跟他说:“多开五百块钱的票,你自己报了拿去花吧。这没事儿,咱们是亲戚的。”他没同意。这个负责人是我大姐家所在村里,并且还是她婆家近门的。不久,这事就在她那村里传开了,人家跟她说:“你爸,真笨!白给的钱,都不敢要。”

  三十余年前的五百元,还相当地算钱。他那时的月工资肯定不到一百元。

  我大姐后来也埋怨过他:“人家给的,你咋不敢要?又不是你贪污的。”

  对此,他笑着说道:“坏习惯,都是慢慢地养成的。不该是自己的,就不能伸手去抓。”

  那时村里还很少有诊所,顶多是有个缺医械还少药品的赤脚医生。谁家要是有个头疼发热的,一般都会去乡卫生院。老爸的好几个同事一见到我家人,就要抱怨他:“你们那前后村里,只要是晚辈的谁一喊他爷或大(叔)等的,长辈的谁一喊他文秀,人家让给垫钱,他很爽快地就给垫上了。——他,真好像是几辈子没当过爷或大似的。为人家治病垫钱还好说些,过后一般都会还,即使不还了,也还可落个人情。可是对常常编着理由去借钱,甚至是去磨叽钱的人,他依然很热情。其实,我们都已替他烦得不得了了。高会计他真是笨拙啊,连怎么拒绝人家也学不会,我们都已经教过他不知多少次了,谁知他还是老样子……”

  我家的一个邻居哥一说没钱了,就去他那里缠磨。要说那哥,只借不还,也倒有些污蔑人家了。不过,那哥借钱的次数肯定要远远多于还钱时所踢他门槛的趟数。那哥每次去借钱总把自己弄得可怜兮兮的:不是孩子病了,就是孩子的姥姥或姥爷病了,要不就是缺钱去给孩子的姥姥或姥爷做生日等的。

  那哥借钱时所摆出的理由,还真让老爸拒绝不得,因为老爸看他很孝顺。老爸自己本就很孝顺,或许也因此能让老爸为他的孝顺而提供便利,这是同孝相怜吧。尽管那哥在说起借钱的原因时,很少是因为要为自己的父母做什么,不过,还是基本没影响到老爸把人民币拿给他。只要去借钱,老爸都会借给他的。先是他腆着脸子去借,后来,他媳妇也经常去借。谁知,他们借的钱哪去了?反正,村里爷们都知道那哥是大烟瘾,还嗜酒如命,家里穷的叮叮当响,可还是经常见他是一天两盒烟、一瓶醉刘伶。在那哥过世不久,爷们也都发现了,他的媳妇早已是很能喝酒。在人家问起她为何这么能喝时,她说还不都是陪着那个死家伙喝的吗。

  我爸过世那年,那哥还说过,还欠着俺大两百多元,得想法赶紧还了。待我爸过世后不久,人家从不再提起那个账了。真要是细算一下,那笔欠款差不多是他一年的赖酒钱,他愿意强忍自己一年的酒瘾来还钱吗?他肯定会不心甘。那哥在老爸过世后不几年,也跟去了。

  对老爸的笨拙,尽管不怎么看好,可我也没给全盘否定掉。我是把它们给扬弃过,有选择性地接受了。

  譬如:他的身子肥硕,我一直都在拒绝着,坚决不学;

  再譬如:他说不能养成坏习惯,这我肯定能接受,他的这种笨拙能让人走正道,还心安;

  还譬如:为乡亲熟人提供个小方便,我会量力而行,但对无原则性的迁就,我会在该拒绝的时候毫不犹豫地不会再有下回、下下回,甚至是连本回都不给予。

  不过,老爸有时候对自己在某方面的笨拙也甚感自豪,因为他不止一次地说过:自参加工作以来,经历了那么多的运动,无论是在“文化大革命”,还是在这样那样的纠风行动中,从来没人找过他的茬。因为大家都知道他的手太笨拙了,不该要的东西,他从来不接手。

  由此来说,老爸有时虽笨拙,不过,若是细细品味起来,常常会觉得他笨拙得也很可爱。

上一篇:《幸福树开花》 夏康全

下一篇:《 童年的眼神 》 郑 涛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wick-am.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