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轻真好》指间年华_心情散文_和记娱乐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年轻真好》指间年华

时间:2019-05-12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 - 小 + 大

  

      推开记忆,年轻,便涌了过来。那美丽的年纪随着岁月的奔波,最后也只能匍匐在心底。

  轻轻地,我叹了一声,为逝去的青春,为那些流散的年华。年轻,终成了回不去的曾经。每一个安静的夜晚,每一次的对镜梳妆,总是怅然, 总是暗自感怀。

  瞧,皱纹又深了些许,眼神,又少了清澈。

  我并非是在苍老的面前丢盔弃甲,一败涂地,只是担心有一天像陈旧的磨盘一般,再无法辗动出生命的华章,没了力气看山,看水,再不能用力地去喜欢,甚至去恨这世间的人与事。

  忧伤,在不经意的时候,轻轻,就萦绕了心扉。

  我怕苍老,怕苍老的自己看淡了喜怒哀愁,流不出泪的眼眶幽深得太过寂静,锁住了生命的奔放与热情。我也怕苍老的自己在季节的来去中无视花开花落,像深冬的故土安静得死寂,抖动不出嫩芽的惊喜。

  年轻,有大把的资本可以挥霍,年轻,真好。

  这是途经了小半生时光的我用心发出的呐喊。我不知道这呐喊是一种无奈的挣扎,还是一种深情的缅怀。只不过,人生最是无情,任你心心念念,任你千万不舍,它只是冷漠到底,自顾自往前。

  我们都曾年轻过,也都在慢慢变老。

  老就老吧,我们无力改变,至少,可以怀念。

  说来,这种感触,这一年最甚。因为女儿初中生活的开始,她像离巢的小鸟展开并不丰满的羽翼开始了独自飞翔。我流过泪,也夜不成眠,心像迷途的孩子一样在秋风中站成了悲悲戚戚。总是担心她那么小的样子,就要学着照顾自己了,自己洗脸自己梳头发,甚至自己叠被子自己整理衣物。于是,未来所有的离愁也便一并闯了过来,仿佛看到了她振翅高飞的模样,她会离我越来越远,她长得那么高那么大,随之,我越发苍老佝偻。

  小的时候总是口口声声希望她快点长大,犹记那时每每她去母亲家小住,便不停给我打电话,她的黏人让我烦。她说过,离开我让她怎么入睡?她还说,妈妈,没有你的味道我怎么能习惯?想那时,我笑这个小小的家伙怎么那么深情。而今,每一次的外出却变成了我不停给她打电话,担心与牵挂如影随行。

  我对她的父亲说,看吧,咱俩已经开始变得孤独了,像这人世里所有的老人。可是为了她的长大,我宁愿苍老,不是吗?

  小姑子的孩子刚过生日,迈着小小的步子追随着她的母亲,不离左右,只要看不到妈妈她就哇哇哭个不停。她骂那孩子,骂她讨厌,还说几时能长大啊?我笑了,这是多么熟悉的画面。

  而今每每说起女儿刚开学那段时光,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想要落下,那眼泪有牵肠挂肚,更有她离家的冷清,有她远飞的失落。

  我的宝贝长大了,我,开始变老了。

  苍老,开始无时不在。

  秋天来了,我用希望与热情种下的一亩三分地也到了收获的季节。收割机用很短的时间将所有的玉米堆到了门口,余下的便是剥皮、整理、入仓。我只坐在玉米堆上和婆婆一起剥皮,懒散得不想动弹,而小姑却推着一辆很小的两轮车把玉米装上、卸下,走起路来步步生风,精神抖擞,她的动作也麻利快捷。同时,她还要负责做饭、看孩子。晚上,我浑身疼得不能动弹,问她疼吗?她轻描淡写一番,看不出多大的疲惫。

  年轻,真好啊!

  我想起了母亲,在遥远的某一天,母亲常常会说让她年轻十年多好。在生命的路上,我步着母亲的后尘,一点点尝试着酸甜苦辣。

  老公说:十年前,你也是这样。是啊,曾经我也是这般充满了活力,充满了生气,曾经,我也年轻过。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转眼,人到中年,颇有沧桑,历经了许多遇见,然后失散;也看多了人间那些欺欺瞒瞒,名利的纠缠中情感起起伏伏;看多了生离,也经过了死别,渐渐,被这种种的悲喜浸泡的心,变得迟钝而安宁。对这世间的一切开始温柔相待,一个微笑就诠释了太多的复杂。

  人说,这是成熟,是内敛。

  我不排斥成熟,就像不抵触秋天一样。我喜欢秋的静美与大气,喜欢秋的稳重与深沉。可我更喜欢春的青涩、夏的张扬。只有在春天的时候才会有心动的颤抖,才会有希望的冲动。夏,是一片万紫千红,长满了人生的征程,掬起一捧香,便是一生永恒的念。

  谁不曾在暗夜里疼痛到天明,不曾撕心裂肺痛哭过,谁就没有真正爱过。年轻,就像这爱情一般,可以疯狂,可以骄傲,甚至可以四处碰壁,纵然跌倒,我们依然有站起来的力气,有失去的能力。

  或许,没有春与夏的张狂,便不会沉淀下秋的淡然。只有在春夏的激烈碰撞中,才会迎来娉婷生姿的秋。只不过,秋天来了,冬天也就不远了。冬天,到底是凛冽的,萧瑟的。

  珍惜我们所拥有的春夏,别等秋天来了,任再深情的拥抱也留不住匆匆的年华。这是我唯一能想到最好的办法。

  巷口坐着一位老人,七八十岁的样子。每次回到村里我总能看到她,戴一顶白色薄布帽,眼神混浊而迷乱,她盯着人来人往,却一言不发。问别人,才知她耳聋,根本听不到别人说话,别人也懒得与她扯大嗓子去吼。

  我想了很久,不知道她的日子是怎么打发的,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看尽别人的来去,她是一个默然而麻木的欢众,她似乎已经没有了资本去参与别人的故事,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能,何况别人?听说媳妇天天骂她,我问那她儿子就不管吗?别人告诉我不管,甚至儿子也会骂她。

  想想自己的女儿,想想小姑子的孩子,天下的孩子曾经都是那样紧紧跟在母亲的屁股后面,生怕一个眨眼就丢失了吧?可是,老去的岁月,竟然变得这般惨淡。

  落日的余晖,就算极尽晕染,可大地的风华也开始藏匿了起来。

  苍老,是孤独的演绎,是寂寞的轻吟。我还是不喜欢苍老。

  前几日参加了一位亲戚孩子的婚礼,绚烂的灯光照耀着喜笑颜开的新人,除了幸福,我更清晰地目睹了他们年轻的风采。他们身着亮丽的衣服,身形矫健而笔挺,新郎跪在新娘的面前手捧鲜花,然后是甜蜜的拥吻,他高亢地左一声右一声唤她为老婆。瞧,他们的身上仿佛散发着无比的能量,一生的岁月等着他们打造得风生水起,他们,像大海的波涛,汹涌而有力。

  我一直看着,看着他们的年轻,年轻,真好啊!

  我,也曾年轻过,而这人世里所有的人都要途经年轻。唯愿,年轻在的时候,珍惜,再珍惜……

 

上一篇:《妻女向北我向南 》飘如尘烟

下一篇:《柳笛声声》老渔翁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wick-am.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