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文学梦》 詹芳珍_心情散文_和记娱乐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我的文学梦》 詹芳珍

时间:2019-05-16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 - 小 + 大

?  许多年来,文学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情结,一个圣殿。对于我,她朴素如星斗,每夜在漆黑的天幕兀自闪耀,照亮了沉沉的黑暗,也照亮了我追求文学的微光。我常像个孩子一样地仰头看她,她在静谧的夜里一闪一闪地,那光华亮得无可比拟,我天真地笑了。因为我相信,那亮光是为虔诚的我而闪的。我的心里瞬间清澈如水,别人的浮躁和热闹与我何干?我是文学的女儿,我在夜色下敞开一双手臂紧紧地与文学之神拥抱。

  文学是神圣的,在我心中她如同京剧。她是国粹,是文化与艺术的共同体,她华美、典雅、却也不免在遍地繁华,在网络与流俗面前显得孤寂,甚至曲高和寡。而正因为如此,才愈显出她的华彩与高贵。京剧与文学,她们虽然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手法,在精神上却异曲同工。几年前,陈忠实先生在讲文学创作时说过“在新的时代,文学依然神圣,令人敬畏”。然而对于我来说,文学永远是神圣的。对她,我永远心存敬畏,不想轻易地对任何人提及。

  文学是心灵修善,而任何善的东西都是美的,是心灵的一剂良药,容不得半点诋毁与敷衍。在每一个敬畏文学的人的心目中,文学应无关名利。因为淡泊,才有真诚情感的流露,才能耐得住世俗生活中的种种诱惑和虚无;因为热爱,才会不息地追求。不管结果如何,只管不停歇的耕作。这如同农民在土地上的耕种一样简单,重复却辛苦,也一如花匠把花肥,种子都精心地洒在花盆中,期待花种有一天会长出一点嫩芽一样,即便半年过去那花盆仍无一点动静,真正爱花的人也一点不会灰心。他仍会一样地浇水,晒太阳,期待着。说不定某天深夜,在养花人的睡梦里,那花儿还真的就发芽了。那份惊喜是上天所赐予的,是上天对坚持努力不放弃希望的人的一种认可,一种无言的回馈。养花人会小心地蹲下身子,细细地把那幼苗端详,伸出颤抖的手伸向那嫩嫩的小芽,却不忍心去触摸,这种爱怜或许就叫敬畏。

  文学是巍峨的,每次回家路过大秦岭,我总是有万千感慨,我惊叹大自然的神奇。秦岭作为中国南北的分水岭,是具有独特魔力的。在同一片蓝天下,左面是晴暖的天空,山上土石居多,而右面竟是霜雪冰地,山林纵横,半山腰上尽是几寸厚的白雪,坡下的沟渠中还有坚硬的冰溜子,美得像一幅画。再看河中,河面是薄薄的冰层,河岸边依然是斑驳的白雪,我常被惊得不敢闭眼。这些高大的峰峦在大雨大雪前会腾起百十米高的白雾,清晨的秦岭雾霭重重,轻雾漫起,笼罩着一片片山峰,层峦叠嶂般像仙境。可纵然是工笔最好的画家,只怕也画不出如此自然又让人陶醉的美景来。她是众多意外之美的巧妙结合,而这结合又来的这般舒展,让人心中激荡却无法用语言来描摹。这时候两个字悄悄地漫入我的心田,那就是巍峨。秦岭的巍峨常让我产生膜拜,她超越了凡俗对美的定义,她是纯粹而高尚的,没有粉饰,一瞬间就融化了你的心灵,抚慰了你的烦躁,让人熨帖到底。而文学作为一种无声的艺术,她平凡到没有言语,像河流的流淌声一样让人感动,让人心里平静地没有一丝波澜。如大秦岭之美,就那样常年矗立,无一声惊叹,却胜过了千言万语。愈是高大的作品,愈透着质朴和谦逊,不事张扬,只用简单和本真就让人永远地铭记于心,记住了她的美丽和巍峨。

  文学即人学,只有经历了苦寒,崇敬了巍峨,在沉寂的夜色下耐得住寂寞的人才有可能去见证迎春花的绽放,去领略寂寞夜空下那突然而至的灿烂光亮。她眩目而又如此辉煌。

上一篇:《清辉明月伴古城》 金 芸

下一篇:《漠阳江水似饱墨》 冷清安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wick-am.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