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后,故乡在眼前》韩玲_心情散文_和记娱乐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雪后,故乡在眼前》韩玲

时间:2019-05-20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 - 小 + 大

?

  12月15日晚,干冬的金川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清晨,已有好多友人在微信上晒着自己所亲见的“雪”。拉开窗帘,雪花还在茫茫白洁处穿梭,轻舞飞扬,飘飘洒洒。只是一夜,眼前就已是万树开花,山川铺银。

  咏雪的文字已然太多,吟雪言志、借雪抒情,婉约或者豪放,古今中外,名人大家,雪一直都在他们的文字里飞扬。我间或也写过关于雪的文字,盼雪、下雪或者雪中,却始终没有走出具象。

  这样一场大雪隔了四年不期而至,除心中溢满喜悦,我竟无从表达,只在雪中走着,一个人也好两个人也罢,在雪中,安静的走,试图这样就能与雪中万物一同融化。

  雪覆盖了整个河山,游走在山里,扑入眼帘的山川河流,大景小物都被一场雪装饰得很干净。在这片白雪中我看见了柿子,被白雪包裹的柿子,又红又圆的柿子,红白相偎,美得炫目,美得从容,美得晶莹。狗尾巴草,干枯了的狗尾巴草在雪中保持着挺立,雪落在她身上,也只是一弯笑眼,青绿与干枯不过只是换了个颜色而已。倔强的不肯凋谢的玫瑰与冬雪竞艳,一朵艳红惹人生怜的出现在皑皑白雪中,常青的松柏树上也挂满了白雪……大自然中有很多景象都是神奇的,它们用自己的生命和语言,给我们启示,只在你安静的时候聆听。

  伫立山高处,清亮亮的大渡河畔是我的老家,巍峨的叶尔基寺在一片彩色的巾幡中迎白雪飞舞,这一刻,大气与秀丽都在它的身上。对面山上雪铺就的层层梯田拾级而下,层层依偎, 象一幅充满厚重感不需任何装饰的油画。万亩梨树上挂满了毛绒绒亮晶晶的雪条儿,蔚为壮观。唐代诗人岑参的作品《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的那句被人用滥了的句子“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依然是百用不厌,但相比这个场景我更喜欢“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不要送别的哀怨与缠绵,我希望在这个冰冷的冬季有人置酒迎客归的温暖。

  是的,在故乡面前我已然是一个客人了。时间让我与家园产生了隔阂,擦肩而过的青年并不熟识,老一辈的都客气的说你来了。是的,我已然成为一个过客。纵然我一直试图与我的老家融为一体,我一直在心里融为一体的老家其实已渐行渐远,而我也终将慢慢的沦为一个无根的人,尽管我和冬天的老家一样萧瑟疲惫。

  为了弥合这份疏远,在雪天的老家置了一场属于冬天的火锅与烤酒,给冬冷添置一份温暖。七八个人围炉吃喝,炭火火光同烤酒一起上脸,映红了脸膛,一个个承载着欲望的动物的尸体或者植物尸体的名字从我耳边掠过奔向沸腾着的火锅,在艳红的辣椒里翻滚扑腾,突然就不合适宜的想起了商震的诗《冷水澡》,我从无中来/你也是,他们也是/无,是一切的祖先/不把水冻僵/冰就得不到承认/ 你疼了,才能感受我的力量/你啃食着我/他们啃食着你/我的獠牙也沾着血迹/我和你,和他们/是狮子和羊、羊和草、草和水、水和狮子/想明白这些时/已说不清该有还是该无/想明白这些/每夜都睡在冰上。

  在觥箸交错的迷离里突然明白了,顿悟了。一颗失了初心的柿子就算经历了昼夜轮回热烤冷冻也不会甜在时光里。不如安静的等一场雪,等一场更大更美的雪……



  作者简介:韩玲,藏族,四川省阿坝州金川县文联副主席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鲁迅文学院第二十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 巴金文学院首届高研班学员 作品散见于《读者》、《青年作家》、《爱人》、《四川文学》《新疆文学》《四川日报》《青海日报》《四川画报》《草地》《贡嘎山》《阿坝日报》等多家媒体,出版散文集《遇见自己》。


上一篇:《老房子》韩玲

下一篇:《秀山西街》张 刚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wick-am.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