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静静的多恼河_心情散文_和记娱乐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静静的多恼河

时间:2018-12-25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橘子加冰 - 小 + 大

那是一条长长的大河,一眼望去,悠远漫长,没有边际。天色灰暗,空气凝固。我站在岸边,空无一人,寂静冷清,我微微往前探头,用尽全身力气,瞳孔张到最大,我很好奇,只想看看,这条河流是否真的没有尽头。

我拼尽全力,以为只要我自己努力,就可以看到它的极限。

我万万没有想到,我掉进了河里。刺骨的河水冰冷无比,我觉得冷,恐惧更甚,那是窒息的致命感,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呼吸,我死命挣扎,即使我知道,我可以不用浪费力气,只要睁开眼,一切便可烟消云散。

在记忆深处,那条静静的长河始终没有变过。

睁开眼,看一下时钟,凌晨3点多,虚惊一场,可要命的是,已经连续很长时间,我都是从梦中醒来,到这个时间点,一旦惊醒,再也睡不着。

我很苦恼,连续做同样的梦,严重影响了睡眠,我虔诚地抱着《梦的解析》,虽不能治愈,至少它能告诉我缘由。

很简单,总结来,那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解析,所有的梦境都可豁然开朗。

想来也奇怪,现实中被恶意欺骗中伤,睚眦必报的时候,怎么就不能够带入梦境,狠狠地甩几个巴掌过去,如若皇太后附体,还可以赏他个诛灭九族。

那条静静的河变了,它不再安静,在险峰耸立,直穿云霄的山脚下,河水翻涌而至,滚滚而来,声音如雷鸣虎啸,惊心动魄,胆战心惊。

吓得我一身冷汗,突然惊醒。我跑去看医生,叶医生微微一笑,

“没事的,年轻人想得太多,精神压力大,自然而然的就做梦了。放松心态,多补充蛋白质,吃点水果蔬菜。”

“其实吧,我经常梦见一条大河,它原本很安静,都没有波澜,可就在昨天晚上,它变了,像洪水一样,突然爆发……”

叶医生的脸上闪过一丝短暂的诧异,随后又恢复了职业笑容,可是我还是快速捕捉到了。

“叶医生,你是不是不相信?看你表情我就知道。”我有些不满。

“年轻人,太敏感了。所以压力才大嘛。”叶医生狡辩道。

我怎么就敏感了呢?好吧,其实我也承认,朋友都说我太较真。可是,单就此事而言,是不是不太能说明问题,要说我眼神好使,才说的过去。

“我讲的都是真的,再说,它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睡眠了呀,我用不用吃一些安眠药?”

“安静的大河变成虎跳峡啦?”叶医生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大笑,“我说过了嘛,不用的,很正常,不要多想。”

“我建议你多做做家务,出门跑跑步,让自己充实一点,有助于睡眠。”

“那我就是闲的了?”我瞪大本来就不小的双眼。

叶医生点点头,然后又不停地摇摇头。他收起了他的笑容,略带严肃,两手交叉紧握,轻咳一声。

“啧,橘子,我说实话吧,其实呢,你应该去康复医院看看去,你的这个病……”

“啊!康复医院是哪里?”

“就是××精神病医院呢!”

“什么?”我大跳起来,瞬间心跳加速,“叶医生,你是说我有精神问题?分裂了?”

叶医生本想逗我,没想到我居然当真。说完我真是哭笑不得,很明显的玩笑话,我都如此的当真。

我调侃道,“那你觉得我正常吗?”

“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来讲,我可以很负责地跟你说,你正常地很,我还是那句话,放宽心,别去在意太多。”

回到家,我开始认真收拾打扫房间,边边角角,一点也不怠慢。刚刚洗过的床单被罩都被我重新洗了一遍。地面拖得比我的脸还干净。终于累了,倒头大睡,一觉醒来,下午五点。

我“蹭”一下爬起来,心想,完了完了,我不应该白天睡觉的,这样晚上又得失眠做梦。

晚上10点,我小心翼翼地躺下,准备平静地入眠。

“橘子,我们去上学啦。”

我懒懒地睁开眼,看到三个背着书包的小学生站在我家门口,我记不清我们如何移动到一条湍急的大河前,河上的桥拦腰截断,巨大的口子充满了危险,我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背起我的小伙伴,把他们平安送到了河对面。

我仿佛有了点意识,河对面是我的学校,这座桥是必经之路。桥断了,男人宽阔的背便架起了这座桥。

“橘子,还愣着做什么?快点过来,爸爸把你背过去。”

我不记得我是否按时上了学,只记得放学回来,爸爸依旧站在河边等我们,他挽起裤子,把我们一个一个背起来,背过了河。

“爸爸,你为什么要背他们呀?”

“因为他们是你的朋友啊。”

爸爸捏捏我的鼻子,我们坐在河边。大河恢复了它原本的平静,像一条玉带,平铺于河面,断桥也消失不见,只有我和爸爸两个人,并排坐着,河还是没有尽头,没有方向。

我委屈极了,受到的不公平对待,让我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我很难过,心很痛。爸爸慈爱地把我揽在怀里,爸爸的怀抱温暖坚实。

梦境如此的逼真,现实中的真切感受,在梦境里,被诠释地淋漓尽致。我的记忆如海啸般蜂拥而至,所有的委屈历历在目,我从一个背着书包上学的孩童,变成了一个现在的我。

我思维很混乱,不过爸爸还在。

“爸爸,我总是梦见这条河。这是为什么呀?”

爸爸温柔地摸摸我的头,“橘子,你知道这条河叫什么名字吗?”

我摇摇头,这条河对我来说,既陌生又熟悉,我不知道它的名字,更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它。

“它叫多恼河,烦恼的恼。”

“橘子,这是一条神奇的河流,伴随着你的成长,这条河不断延伸它远去的方向,你应该高兴,你越是看不到尽头,你的人生长度越长。”

“可是,我不想长大,更不愿意有烦恼。”

“烦恼就像那个突然出现的断桥,翻滚的涌流,它们时而出现,时而消失,源源不断,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人生经历让你丰富,你应该感激,尤其是不好的经历,它会促使你变得勇敢坚强。”

那条河象征了我的人生,爸爸说得有道理。此起彼伏的事情不断出现,世事难以预料,我们确实没有选择的权利。

“时间决定你会在生命中遇见谁,你的心决定你想要谁出现在你的生命里,而你的行为决定最后谁能留下。”

这句话是《瓦尔登湖》教给我的,我没有在意生命的长度,却也忽视了它存在的意义。

醒来后,梦境中出现的每一个场景,我和“爸爸”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很清晰,甚至我在想,可能那不是梦。

“爸爸,你在干嘛?”

我拨通了远在几百公里外亲人的电话。忽然意识到,大概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主动往家里打过电话。

“啊,橘子,我闺女啊,你还记得你有个爸爸啊,手机在你那是个摆设吗,还有啊……”

爸爸真能唠叨,净说些有的没的。

“哎呀,我不是忘了吗,忙啊,真的忙。”我极力辩解着。

“你那是长了个狗脑子嘛?”

“爸爸,你怎么回事?果真,你不如我‘爸爸’好。”

“橘子,你说什么,你有几个爸爸,你……”

爸爸的老小孩病又犯了,我提醒他吃药,玩笑都开不得了,爸爸又开始数落我,小半天,不依不饶。

那条大河许久未光顾我的梦,我跑去告诉叶医生,叶医生开玩笑道:“确定好了,看来最近比较充实啊。”

我懒得争辩,我没有很闲。相反,因为各种梦,我硬着头皮钻研了那本《梦的解析》,其实我还是不明白,我看了很多很多书,看到脑子发懵,什么也塞不下。

我只是记得“爸爸”跟我说的那些话,永远永远。

我站在河边,天空还是灰色一片,我远远地看着它,没有尽头。它向着远方,慢慢地走,静静地流。

上一篇:落日与远帆

下一篇:那年的回忆,涩涩的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wick-am.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